签订商标转让合同是否享有商标权?

华仕公司已向法院提供商标注册证明,证明商标注册人为羟友公司,华仕公司与羟友公司就本案商标签订的转让合同,知识产权专用许可合同,商标保护委托书等证明华仕公司对涉案商标拥有专有权和专用许可证的复印件。

拓森公司称,其在网店销售的产品中明确标注了“加迪”商标,“龙纹鲤鱼”是商品的通用名称,而涉嫌侵权的商品使用“龙纹鲤鱼”并非商标使用。

一审判决后,华仕公司和合友公司均未提起上诉,本案一审判决已生效。

首先,商标转让合同能否证明商标的所有权。根据我国现行商标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签订转让协议,共同向商标局提出申请。注册商标转让经核准后,应当公告。受让人自公告之日起享有商标专用权。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商标转让合同,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注册商标的转让是经商标局核准进行转让公告的时间。商标转让合同不能证明商标的所有权。

二是商标许可合同副本和授权委托书副本能否证明商标所有权。根据《***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证据的,应当提供原件或者原件。证据原件、原件确实难以保存或者难以提供的,可以提供经人民法院核实的副本或者复制品。

本案中,原告未提供《知识产权专用许可合同》原件及授权委托书,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与公司签订的《商标专用许可合同》已在商标局备案。根据上述有关规定,既不能作为证据接受,也不能证明自己是涉案商标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或者通过与涉案商标签订知识产权专用许可合同,取得涉案商标专用权。他能以自己的名义起诉的证据不足。

三是未经商标局备案的商标许可合同是否可以善意对抗第三人。根据我国现行商标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许可他人使用其注册商标的,许可人应当将其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报商标局备案,商标局予以公告。商标许可合同未经备案,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在本案中,即使有华西公司主张的商标专用许可合同,由于华西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专用许可合同已在商标局备案,也不能善意对抗第三人。

从本案可以看出,当事人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因此,当事人签订商标转让合同后,必须及时向商标局提出申请。同时,商标所有权的证据在维护商标权方面也具有重要意义。作为原告,必须保证商标所有权证据的真实性。被告的***个抗辩点是判断原告是商标权人还是利害关系人。此外,在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后,应及时向商标局备案,以对抗第三方。